迷茫的贝塔

世界这么大,我想带你去看看

联文的结果

    季检察长敲着桌子,气全打一处来:他李达康,是京州市市委书记,汉东省省委常委啊!你们就在高速公路上追他的车,把他老婆从他车上抓下来?啊?有没有考虑过政治影响啊?这就是你说的拔掉个小萝卜头?

这句话掺杂在一大堆艺术处理过的案件描述里,经由侯亮平之口复述,传到了高育良的耳朵。

面前站着一排来拜访他的杰出弟子,高育良坐在沙发上,乐了。

小萝卜头?

谁说达康书记是小萝卜头了?高育良笑着给自己倒茶。这达康书记可不是个小萝卜头啊!

话是这样说,但高育良对于小萝卜头这个称呼仍是满意非常。送走了一干学生后,他回到客厅。吴惠芬正在收拾桌子,学生们都矜持着,没好意思弄出一摊狼藉。

呵呵……说李达康是个小萝卜头。这帮检察院的人有意思。高育良心情愉悦地往沙发上一坐,摸下眼镜丢在茶几上。

吴惠芬白他一眼,语调温柔:这李达康要是小萝卜头,那您高老师是什么呀?是不是根大萝卜?还是花心的那种?

自讨了个没趣,高育良不说话了。

其实用小萝卜头来形容现在的李达康,高育良觉得并不贴切。要说也得说是深山老蕨菜吧——又硬又倔,还难吃。高育良自认为这喻信、达,不雅。李达康凭什么雅?不给他雅。

不过要说1998年的李达康,用小萝卜头来形容,倒还可以接受。

“你看你,这才是笑啊。你多长时间没露出过这样的笑容了啊。”吴惠芬看着高育良脸上难得一见的发自内心的纯良的笑容,

“啊?”高育良下意识地伸手抚上自己的嘴角,意外的发现,先前计量好的弧度已严重偏离轨迹,高育良收敛了自己的笑容。

吴惠芬见他这样,像是早已习惯了一样,摇了摇头敛走了桌上的碎屑,也不再干扰他。

“达康书记现在在哪?”高育良举着报纸,看似漫不经心的发问,“你问我啊,”吴惠芬正蹲着整理着柜厨,

“要我说他老婆刚出了这事,他应该是在家里吧。”

高育良顿了顿,不动声色的折好报纸,

“我去趟李达康他家。你不用等我吃晚饭了。”

说完,抓起椅子上的外套就出了门,

“行了,我晚上给你留着门。”吴惠芬转过头跟高育良说。

“行,你晚上先睡吧。”高育良想了想,拉开门,

留下吴惠芬一个人望着关紧的门,心中一片酸楚。

“哥,育良书记来了!”

“他应该在书房呢,怎么不应声啊。”杏枝放下水杯,想去寻他。“我去吧,不麻烦你了,你去忙吧。”高育良身体一侧拦下她,整了整衣领,推开书房的门。

一进门就踢到一本书。书桌正对着门,上面书大都扣着或是摊开,杂乱地不堪入目。高育良捡起书想放到书桌上,蓦地看见了书堆里的李达康。

他伏在桌子上,枕着一本词典,睡熟了。

高育良挨着桌子坐下,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李达康的睡容。

真好看。

他在心里说。

书房里很安静,只能听到李达康均匀的呼吸声。

高育良是很享受这一刻的,

他喜欢李达康安静时候的样子,

乖巧的像一只小雏,

煞是可爱。

就像回到了九八年。

他忍不住伸出手想摸一摸李达康蓬乱的头发,想了想又缩回去,沉思一会儿又慢慢伸出手,终究是落在了李达康的头上,轻轻地抚着,像是给心爱的宠物顺毛。

“谁啊...”

高育良吓了一跳,手猛的收了回来。

李达康半睁开眼睛,声音因为睡眠有些软糯。

高育良心里痒痒的,

“达康书记,是我,高育良。”

“高书记啊,”李达康揉了揉头发,

他没有看见高育良在他头顶露出的笑容,

自然也不会预料到接下来发生的事......

拉灯.....

————END

因为是反腐剧,所以就不写了,注意影响







感谢:

第一棒 @伏鹿

第二棒 @迷茫的贝塔

第三棒 @允莫

第一次联文到此结束了,啪啪啪(鼓掌👏)

接龙联文

  距《人民的名义》开播也有一段时间了,

    咱们的高李cp队伍也不断壮大。

   
   可是,为什呢?这里的文全都是玻璃渣?😢

  

所以我和群里的太太们决定联文。😚

但我们的力量是有限的,😁

所以我们在此召集,

各位有才华的太太们,

让我们一起来扛起高李cp的大旗!

第一棒是 @伏鹿 太太😄

感谢 @允莫 太太的支持😊

【本亨AU】【古典组】Fall in love with me 番外(肉一发完)

cp绑定:Ned Alleyn/Charles Brandon

私设:Ned才是真•boss←朋友的要求

食用预警:OOC严重,全部都是我的锅【Alex式土下座】

   生日快乐!(^O^)y @喵老污 (迟来的生日祝福)

今天中午才知道太太是大年三十的生日,更一发本亨肉(随然很不好吃),但请高产的喵污太太,收下我这份生日祝福。

  “听说,您有事找我?”已经了解奈德真实身份的查尔斯,小心翼翼的推门进来。奈德审视的目光来回扫过查尔斯的身体。直到查尔斯因为实质性的目光有些站不住时。奈德终于开口了,“没什么,你可以走了。”这让查尔斯终于松了一口气。行了礼,转身走向门口。

http://www.changweibo.com/downLoadImgUrl.php?img_url=http://baiduapp.changweibo.net/user_img/2017/0128/21322429259.png

“可以。”查尔斯别过头去,红了脸。

“这是哪个问题的答案?”奈德很不要脸的追问。

“两个都是。”←小小声←来自查尔斯

然后继续无理取闹的秀恩爱😇

——END

ps:我真的不想出去吃饭,压岁钱不要了还不行吗😶
有人在旁边我真的不敢写这个啊😶

【本亨AU】Fall In love with me


cp绑定:Ned Alleyn/Charles Brandon

私设:Ned才是真•boss←朋友的要求

食用预警:OOC严重,文笔不好,全部都是我的锅【Alex式土下座】

新年快乐😊

0.1
  “真是难得啊,查尔斯,”亨利坐在剧院的舒适座椅上,漫不经心地问,

“恩?”查尔斯靠在高大柔软的椅背上,回了亨利一个鼻音表示他在听,

“真难得,今天竟然没有一个女人缠着你。而且你竟然如此有闲情雅致陪我出来看话剧。”

亨利打趣着,眼睛根本就没离开过场上忙碌的人群,

“陛下不也是一样 ,今天突然想起来看话剧。”
查尔斯直起身来,

看着亨利的侧脸,笑了笑,目光重新回到场上。

 

   “来赌一下吗,亨利?”查尔斯对着旁边心思完全不在话剧上的陛下,开口道,

“好啊,赌什么?”亨利立刻来了兴趣,

“就赌之后还有没有人物出场。”查尔斯看了看场上正在表演的几个人,

“可以。条件呢?”亨利仿佛信心满满,可查尔斯也从不做亏本的买卖。

“我赢了的话,你就把你这一个星期接触的女士让给我;相反,你赢的话,我这一个星期玩过和没玩过任你选。”

“成交!”

也许是因为查尔斯是下了血本,亨利想都没想就答应了,

“等等,我还有个条件,”查尔斯挑了挑眉,意示亨利说下去“你这一个月都不能碰女人。”亨利笑着,看着查尔斯故意装出的委屈表情,“这,好吧。”

最终查尔斯还是妥协了。

“我赌肯定是有!”亨利信心满满地拍了拍胸脯

“那我就赌没有。”查尔斯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回椅子,懒懒地回答,

“等着输吧,查尔斯!”

两个人的视线一同回到了场上……
 

当音乐再次响起,一位身材高挑的中年男子迈着优雅的步伐,从帷幕后缓缓走出。

“哈,我赢了!”亨利放松的靠进椅子。

“真没想到,我竟然会输给你,还是在这么一个幼稚的赌注上。看来这一个月我要戒色了。”

查尔斯将脸埋进双手中,故作忧伤状。

“殿下,咱们商量商量一个星期不许碰女人行吗?”查尔斯陪笑着,

“不行,查尔斯!”亨利斩钉截铁,“君子一言驷马难追。愿赌服输。”

亨利拍了拍查尔斯的肩膀,“你靠你这张皮囊,还有什么女人你捉不到吗?不就是一个月吗,忍忍就过去了。”

亨利大笑着,突然觉得一直枯燥的话剧竟变得有趣起来。

查尔斯呢?他还沉浸在一个月没有妹子的悲伤之中。

“亨利?殿下?”感受到肩膀上亨利手臂的僵硬,查尔斯抬起头,却看到亨利的笑容冻结在了脸上,仿佛定格一般。

“殿下!”查尔斯使劲推了一下亨利,亨利才回过神来,“怎么了,殿下?”查尔斯问,
毕竟刚才那样的陛下

——真是,真是太反常了!

“不,不没什么。我有点不舒服,先回去了。”说着,亨利起身,早早地离场了。

留下查尔斯一人看着无聊的话剧。
 

“不可能,不可能!这绝对不可能!”


亨利将书桌上东西全都扫到了地上。

“陛下!陛下!您没事吧?”门外的守卫听到动静,急忙敲门。

“滚!都给我滚!”亨利对着门口大喊,这下没有谁再敢靠近了。

“不可能啊,奈德那家伙,明明就已经去周游世界了,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!”

亨利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的对王位的威胁。

亨利撑着空无一物的书桌,怎么也想不出其中的缘由。

——TBC



ps:我觉得活着回来这是太不容易了😭

pps:标题如果有语法错误,全部都是我的锅😅

【本亨AU,Mendez/Solo】【特工组2.0】 来自CIA内勤特工的尊严

   Cp绑定:Tony/Solo(斜线有含义)

   人物设定:Tony:平时少言寡语,看起来很好欺负,其实是个很腹黑的内勤特工,吃着快餐,看起来穷的叮当响,其实很有钱。
     
  Solo:沾花惹草,风流雅贼,穿着华丽,其实都是Tony买的。花花公子形象深入人心,有时却会很害羞。
  
   分级 :NC—17

  食用须知:由于这几天课逼的比较紧,所以这篇文是上课写完卷子摸鱼出来的,ooc严重【Alex式土下座】。
   对不起,喵太,我隔了这么多天才发出来【果咩】然而并没有多少【红豆果咩】

天冷了,就想写一些毛茸茸的东西……

正文begin:
“Napoleon.Solo!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!不要偷或者乱碰任何东西!现在,放下你手里的项链!你能不能先解决你惹出来的大麻烦!”这突然冒出来的熊耳,几乎让这位憨厚的内勤特工刮掉一下巴的胡子,而始作俑者此刻竟无一点悔意的坐在对面的沙发上,黑色的猫耳一抖一抖的,猫尾懒懒的搭在沙发扶手上。Tony•来自CIA的内勤特工•狠狠地咽了口口水,“研究院那边说咱们碰到的只是试验品,没有太大的危害……”Solo面不改色的坐在沙发上解释,“这叫没有什么危害?!”Tony指着头上的熊耳,“你知道我已经被摸了多少次耳朵了吗!”,“我倒觉得这个挺方便的”,Solo晃了晃尾巴,“至少接近女性挺方便的”。的确,Solo的黑色猫耳赢得了不少女性的欢心。“当然,你不能否定它们对任务没有任何帮助,对吗。”Solo对着Tony调皮的眨眨眼,“哦,当然,我亲爱的Napoleon特工,这的确让我们的任务顺利且轻松不少,”Tony起身朝Solo走去,“所以……”Tony在Solo面前站定“研究院那边说解药什么时候能研制出来?”Tony看着缠在手腕上的猫尾,突然有了新的解决方法……

——TBC

点梗

混本亨好长时间了,这段时间没有粮吃【抱紧棉被】,文笔渣渣打算自割腿肉,暖圈。

虽然我觉得没什么人会回我……

打算写Tony/solo...

各位太太们,小天使们

还在因没有时间去写脑洞吗,如果你看到这个,请不要大意地写出你的想法/脑洞……

我会尽量多涵盖几个写……

还是那句话,我真的觉得没几个人会回复我




ps:本人文笔渣,so不留言也没有关系啦😄

pps:即使没有人留言我还是会尽量写啦😁

@喵老污 感谢喵太太一直以来对本亨和蝙超的贡献,鼓掌👏


大概就这些?……